正文 第三百零一十五章 黑了香蕉

文 / 久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还差两更,可能晚点,但也能更完,多谢支持!)

    方阳阳喊,陈楚也喊,反正比嗓门,方阳阳尖锐,陈楚的嗓子……难听至极。

    旅店早上打扫卫生扫走廊的老太太用扫把杆儿当当当的敲门道:“别喊了!一大早上的,大伙都在睡觉那!你们喊个啥!”

    方阳阳停住了,陈楚也停下了。

    这才发现,两人晚上不知道是谁蹬被,把薄被已经踢下去了,方阳阳早上醒来,就看见自己赤身裸体的跟陈楚搂抱在一块,自己的手搂着他的脖子,而陈楚的一手同样环绕过去,搂着她的脖颈,而一手落在了她的腚沟子上。

    方阳阳简直要崩溃了,一声尖锐的长叫,随后看到床单上的点点落红,她什么都明白了,自己让人给糙了,而且是第一次。

    方阳阳刚才光顾着叫唤了,两条大腿乱蹬着,看到陈楚也跟着喊,她气得眼泪围绕着眼圈转来转去的。

    方阳阳停止喊声,这时去找自己的衣服,找到了两条腿疼的像是迈不开步子似的,想起老娘和她说过的,第一次要是没了,下面会很疼的,不能做剧烈运动了,因为处女膜已经破了。

    方阳阳狠狠的瞪着陈楚,陈楚也快速的穿好了衣服,挠着头说:“昨天咋回事啊?哎呀,真是不该多喝那么多酒,你跟柳贺在那个大房间住的好好的,你咋跑到我的这个小房间来了?”

    方阳阳眼睛瞪得大大的,心想这事儿还怨我了?是我跑到你的小房间的?

    不过方阳阳仔细回忆了下昨天的片段,开完了房间,自己的的确确是跟柳贺进大房间的,但是柳贺现在也不在,死无对证了。

    陈楚打了个哈欠说:“这事儿已经这样了,为了讨个清白,咱还是报警吧……”

    方阳阳蒙了,心想是我清白,还是你清白?她摇摇头,她一个小女红孩儿没有主意,再说这一报警事儿就大了。

    方阳阳咬咬嘴唇,狠狠的掐了陈楚一把说:“无耻!”她说完转身要走,陈楚忙一把搂住她的细腰,早上陈楚早就勃起了,看到方阳阳的短裤下面的两条大腿,性感的让他的下面像是要被撑爆炸了一样。

    忙搂过方阳阳,嘴狠狠的亲着她红艳艳的小嘴儿,方阳阳用力推开他,甩了陈楚一个嘴巴。

    陈楚摸了摸脸,看着方阳阳走出门,他摇摇头笑了,心想方阳阳真不错的。

    刚出门,就听见方阳阳在洗漱间咳嗽着,呕吐着,不禁想到昨天晚上自己还射进她嘴里一次呢!这丫头恶心那也是正常的了。

    陈楚心里洋洋得意,这时隔着几个门的小五打着哈欠走了出来后面还有一个头发乱糟糟的小女生。

    看着两人这个德行,陈楚就知道这俩人昨天晚上没少疯狂。

    小五打着哈欠端着盆走出了,看了眼陈楚说:“哎呦,楚哥啊!这么巧啊?哈哈……”小五哈哈笑着,随后贴近陈楚的耳边说:“楚哥,昨天晚上方阳阳咋样?还是方阳阳跟柳贺一起双飞的?我听金哥说过你的实力的!肯定老牛逼了……”

    陈楚嘿嘿笑了笑:“方阳阳还行,中奖了,柳贺没拿下了……”

    小五愣了愣:“我靠!方阳阳是雏儿?我靠,楚哥你牛啊!运气真好,昨天我那个……”小五说了说往后面斜了斜眼睛说:“那个女的十四岁,初二了,初二还不是处女!我靠!我这个点。”

    陈楚笑哈哈说:“那你不也没少干么!”

    “哈哈!关键是她小啊,下面紧,多干了几把,反正不干也白不干……”

    方阳阳恶心了一阵,开始洗脸,陈楚也洗了把脸,几人收拾了一阵,小五说有事儿先走了。

    陈楚也要回学校,这时方阳阳还是不理他,虽然两人一起吃了点早餐,随后一起坐客车往回走,但是方阳阳还是那样冷冷的样子。

    陈楚淡淡一笑,心想你不理我就算了,反正第一次被我拿下了,心里有美事,又总喜欢跟别人显摆,跟季扬没法说,就想起了金星来了。

    给金星打过去,电话通了,接的却是一个警察。

    陈楚一哆嗦,过了一阵,电话才递给了金星。

    金星嗓子都哑了:“兄弟啊!快来赎我啊!我都在公安局蹲一宿了,哎呀……别说了,我就得最那个娘们……哦不,那个女警了,哎呀,我是冤枉的,不过得有人来领我走……哎呀,兄弟你快来吧!”

    陈楚晕了,心想金星这小子也够倒霉的,客车在中途的时候,陈楚就喊了一声:“下车!”

    售票员看了他一眼,让司机停下了,只是陈楚下车的时候方阳阳才瞪了他一眼,眼神中像是有种失望的样子。

    陈楚不管这些了,随即打了个车,直奔公安局了。

    到那之后,见金星的手还被拷在暖气片上,早上的时候阳光已经出来一些了,但是半夜的时候还是把他冻得够呛的。

    在金星没搜出什么东西来,也只能放人的,警察关人也不能超过二十四小时了。

    金星被放了,不停的手搓着手腕,出来的时候开始骂骂咧咧的,要扬言糙了那个女警察。

    陈楚笑了笑:“金哥,你还是别打那女人主意了,昨天都冲我开枪了……”

    陈楚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金星也咧咧嘴。

    想了一会儿说:“楚兄弟,这么说的话,这女人咱们以后得绕着道走了,你看见没,她开枪绝对不是偶然的,而且一个女的,初来乍到的就能混到大队长?这个我是不信,后面肯定有关系,就算她误杀了你,也是白杀,唉……不说了,以后咱别犯到她手里就行,这娘们,狠心起来,比娘们还狠……”

    两人没心情喝酒了,找了个小饭店,要了面条跟混沌,陈楚虽然吃完早餐了,不过他的饭量,可是三大碗面条的量了,跟金星边吃边聊。

    陈楚有意无意的提到了季扬和柳贺,金星摇摇头说:“放心吧,季扬不会干柳贺那女人的!季扬我太了解他了,你以为他像你那么不挑食哪?憋坏了,下面都能顶大树几下?”

    陈楚差点喷了,不过心也放下来了,不管怎么说,他还是想跟柳贺先发生关系。

    两人吃完了饭,金星开着面包车,两人回到了小杨树镇,陈楚的摩托车还在这了,忙说:“金哥,要不给季扬打个电话吧!这一晚上的也没个消息……”

    “呵呵……不用,你以为他是小孩儿啊!”

    陈楚先骑着摩托车回家,见老爹正在吃面,说了句自己吃完了,就开始收拾书包。

    陈德江想问他干啥去了,想了想还是别问了,孩子也大了,也不是小孩了,就让他自己折腾去吧,自己管也管不了,也是没办法了。

    陈楚收拾好,随后见时间还早,便跑到老张头儿那溜达去了。

    进门就见老张头儿差点抱着火炉了,那样子还是冷的直哆嗦。

    “老家伙,你就那么冷啊?”陈楚问了一句。

    老张头儿回头看了看他,叹口气说:“唉,老毛病了,你这驴也不听话,要是听话就好好修炼,帮我看看病啥的,或许我还能多活两年……对了,你……你印堂发黑啊?”张老头儿说着皱了皱眉头。

    陈楚哈哈一笑:“可能昨天晚上没睡好吧!”陈楚眉飞色舞的把昨天的事儿说了一遍。

    张老头儿只是沉默着,不像以前那样跟他穿一条裤子,说怎么泡妞儿的方法了。

    咳咳咳了几声,随后说道:“驴啊,最近你小心点,千万别出头,别和别人打斗,不然……对你不利,咳咳……这个社会都是明哲保身,我不多说了,再说这东西也是要看自己的造化的,人生就如同浪潮一样,高高低低,起起伏伏,这些事儿亦是好中有坏,坏中有吉,个中滋味,你自己去品尝吧……”

    陈楚点了点头,张老头儿又叹息一声说:“可能,我对你要求太高了,你只是你,而我就是我,不能强求与人什么的,不过,你要记住,万事留一下,凡是千万别把事情做绝,这也是我对你的忠告吧……”张老头儿说完又咳咳咳的咳嗽了起来。

    陈楚点头,感觉张老头儿今天和以往有些不一样的感觉,话好像多,而且少了很多的挖苦。

    张老头儿最后又说:“最近,反正你最近小心吧,凡事要忍,不可造次,不可打打杀杀的……”

    陈楚点头,帮张老头儿劈了一阵木头,够他几天烧的了,这才骑上摩托车,去学校上课了,心里不明白张老头儿说这些的用意,难道他看出自己最近要和人争执么……

    陈楚到学校的时候,还没有上课,整个镇中学就他一个骑摩托的,但他毕竟是初三了,老师也不管,再说人家现在的学习也好,老师就是这样,都是给学习好的同学条件无限的放宽。

    陈楚的学习成绩好,自然学校看重了。

    停好了摩托车,陈楚见离上自习还有十分钟左右,很多同学还在外面玩着,其实农村学校也没啥玩的,但是哪怕是几个同学在树根底下玩玩石头,那也很有趣了。

    不过,陈楚一眼就扫到靠着走廊的方阳阳,虽然她还是那样的装扮,但两条性感的长腿,让陈楚直咽唾沫,脑子里又回想起昨晚的那些甜蜜喷血的片段。

    方阳阳看见他,马上把头转过去了,不理他。

    陈楚笑了笑,看到了窗口的朱娜,那奶白的肌肤,让他垂涎欲滴…… ( 男欢女爱 http://www.yyxs222.com/0/89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yy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yyxs22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