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三十一章 几度又见红

文 / 久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喂,弟弟,干啥呢?”小店女人皱了皱秀眉问,白皙的脖颈扬起高高的。

    更是性感撩人,美不美看大腿,而大脖子又白又长,亦是性感了。

    小店女人就是拥有了这美腿还有白白的脖颈,当然还有她骚气拉轰的性格跟性感的屁股。

    才让陈楚丢魂了似的。

    “还能干啥。”陈楚叹了口气。

    “哎呀,口气不对啊!弟弟,心里想啥事儿呢?是不是有怨气发泄不出去啊,用不用姐姐帮你败败火啊?”

    小店女人说着咯咯咯的笑了起来。

    其实很多人找一个比自己年纪大点的女生也不错,最起码她不能冲你撒娇,而且她会主动照顾你。

    像是一个大姐姐似的关爱你了。

    小店女人要比陈楚多大了十岁,把他当成一个小弟弟似的。

    而且这个小弟弟还特男人,特能糙。

    这样的好宝贝到哪去找啊。

    反而停心疼陈楚的。

    陈楚心里也挺好受,感觉像是有个人在关系自己啥的。

    “唔……没啥事儿……”陈楚呵呵笑了一下。

    心想刚才自己的确是把一点怒气发到人家身上了。想起小店女人性感的大长腿跟大屁股,下面还真痒痒了。

    没想到还有比王霞屁股大,水多的女人让自己给遇见了,真好啊。

    女人的东西是不一样的。

    有的时候不能看脸的。

    如果看脸这小店女人根本跟柳冰冰就没法比了。

    柳冰冰是天使一般的面容,差不多是千里挑一的美女了,反正陈楚在十里八村还没见过一个出落得这么好看的女人。

    朱娜柳贺是很漂亮,只是没长开呢,还是要差一些。

    要是再过个两三年啥的,开苞肯定好。

    就像是没到年头的酒,早早打开了,喝的味道就不一样了。

    到了年头,开苞,那味道才香醇,蜜汁才甘甜。

    不过,就像是野山杏一样,你不去采撷,可能就早早的被人给偷光了。

    小店女人已经是成熟的泛蜜汁的时候了。

    这个时候就想出秋天树上的水密桃子。

    看着红润润的,闻着香喷喷的,咬一口甜的要命,蜜汁横流,满嘴流涎。

    陈楚听着她说话的声音下面都有发硬了。

    一边跑到树后面撒尿,一边还忍不住撸了两把。

    “你干啥呢,姐姐。”

    “没干啥,洗裤衩呢!”

    “呵呵,啥样的……”

    “哎呀,还能是啥样的,就是你上次射上去的,绿色的那个裤衩,你老姐我可没那么多钱,射上点就要换裤衩,一直搁那没洗呢……”

    “啊!呼……”

    陈楚答应了一声,这次下面真硬了,仿佛眼前已经看到了,小店女人大屁股坐在小板凳上,弯着腰洗着盆里的内裤,她一撅着,后面的屁股还露出一条屁股沟。

    “弟弟啊,一会儿,我有两个妹子来,你过来做做针灸吧,我给你讲好价了,一人二百……”

    “那个……多谢姐了。”

    “呵呵,谢啥啊,你给姐做针灸还都不要钱,还……那个,你下午能来吧。”

    陈楚看了看时间,四点半。

    忙点头:“能去。”

    自己这是第一次赚钱了,真不知道第一次赚钱是个啥滋味,不过,他不能总花家里的钱,不能总花别人的钱了,一个大男人,虽然现在还是学生,但也要自食其力才行。

    陈楚又想到了柳冰冰。

    她母亲病了,自己咋说也应该去看看。

    去看看就得买点东西,虽然自己有些钱,但不是那小莲给的就是那小青给的。

    自己不能拿别的女人的钱去给自己喜欢的女人买东西了。

    今天自己就赚点钱,去看看柳冰冰的老娘。

    只要把她老娘搞定……

    陈楚想到这里笑了笑,柳冰冰对自己的印象就能更好了。

    他骑着摩托车,回家转了一圈,见也没啥事儿。

    随后去镇里了。

    要是以前他还骑着二八大杠的时候,去镇里二十多里路,怎么也得半个小时,夏天还热,他不能骑的那么快了,摩托车也就七八分钟的事儿了。

    虽然农村是土路,一骑尘土飞扬的,但是车辆不多,嗖嗖的一阵风似的。

    而且车速一快,风也大了,一点也感觉不出热了,骑摩托车就是兜风的感觉了……

    陈楚到了县里,路过一条菜市场,这里到开发区有点近。

    不经意的看到一个高挑的女生穿着淡蓝的牛仔裤还有白色的衬衫,身材这个好。

    不禁多瞅了两眼,只见这女生还扎着两条小辫子,大脖子这个白啊。

    陈楚真想过去啃两口。

    再掐掐她的屁股。

    正巧,这女生正要买大萝卜,一转身,陈楚看见了她的俏脸,精致的五官,鼻梁上驾着一副黑框的眼镜框……

    我糙,季小桃……

    陈楚马上转个弯跑了,心想绕远就绕远吧,季小桃在买菜,别在碰上季扬。

    季小桃也回身看到了陈楚,只是他骑着摩托。

    不禁愣了愣,心想自己可能看错人了吧?

    陈楚不是骑一个破二八自行车么?而且这个世间他也应该在家,不应该在县里的。

    心里不禁埋怨起来,这个混小子咋这么久都不来看自己。

    把自己玩了,糙了,哪都摸了,都舔了,就连屁眼都没放过,难道就说玩完不要就不要了么?哪有那么容易?真把我季小桃当省油的灯了?

    这回你不要都不好使了。

    季小桃气得哼哼的。

    想掏电话给陈楚打一个,问问他干啥呢。

    这玩意也是的,要不是看到那个骑摩托车的跟陈楚挺像的小子,季小桃也不会想起他来了。

    不过一掏兜傻眼了。

    电话没了……

    而且在兜里还发现一个口子。

    显然是有人用刀片割的……

    “哎呀……”季小桃左右看了看,急的直跺脚。

    忙跑到电话亭给季扬打电话。

    “哥……我电话丢了!”

    季扬在家干活,这两天家里要盖一个仓房,装一些零零碎碎的东西。

    季扬老爹身体不咋好。

    只是一个单位的工人,现在国营企业又要裁员,季扬他老爹就先回家休息几天。

    说是休息其实谁都知道,差不多就是算下岗了。

    他妈上个月下岗的。

    季扬老爹也是怕季扬惹事。

    就说家里要盖两间仓房,季扬要花钱雇人,他老爹不让。

    说你这么大的小伙子,整天打架都那么有劲儿,干活没劲儿?就你一人干!

    其实也是想拴住他,怕他真领着一伙小子,兄弟啥的,拎着片刀镐巴去厂子里头闹事。

    好不容易不混了,再进派出所两回,真是找不着媳妇了。

    好人家的姑娘谁愿意嫁给混子啊!

    再说了,真愿意嫁给季扬的,那也不是啥好人,不是歌舞厅的,就是迪吧的,季扬老爹比谁都明白。

    那样的儿媳妇跟儿子是过不长的,还是老实本分的,能过日子的,心里也想着等再过一阵子,这小子驯化了,就给他找个媳妇。

    再生俩孩子,自己当爹了,也就懂事了,能拴住他了。

    季扬别看在外面怎么混,但是对老爹老妈毕恭毕敬,尤其是对老爹。

    可能是一年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小时候被老爹的天马流星拳给打出来了,老爹以抬巴掌,季扬就老实了。

    妹子季小桃他也怕,季小桃一笑嘻嘻的拿药针扎他,季扬就跑。

    主要是季小桃上学那会,总拿季扬做实验。

    把季扬扎的满胳膊全是针眼。

    ……

    季扬正戴着手套在家里活泥。

    季小桃把事情一说。

    他扔下铁锹就往外跑。

    季明德忙喊:“混小子!你干啥去?”

    “爸!小桃手机让小偷给偷去了!我去抓回来!”

    “哎呀!你回来,报案不就完事了么!”

    季扬喊:“报案不管用,警察跟小偷是一伙的,分片,我混过我知道……”

    季扬心想喊漏嘴了,忙加快几步就跑没影了。

    ……

    陈楚正骑着摩托准备去王玫那。

    忽的手机响了一下。

    陈楚摸出来一看。

    见是季小桃发过来的。

    说什么,她母亲得病了,急需三千块钱。

    陈楚一愣。

    心想今天是怎么了?

    柳冰冰老娘有病了,她妈也有病了,不过……季小桃家不缺钱啊?能管自己借三千块钱?

    可能是急需,人家钱在银行里面吃利息呗……

    陈楚随即拨过去电话,对面不接。

    陈楚一连打了好几次。

    都被挂断了。

    随后又发过来一条短息,说不方便啥的。

    陈楚笑了,心想你有啥不方面的?来事了?

    还真把这条短信发过去了。

    对方停了好半天。

    陈楚心想是不是玩笑开大了。

    季小桃不高兴了吧,或许人家真有事儿呢,再说,老子都把她给糙了,处女都给自己了。

    有点事儿相求还不行啊?

    再者自己跟季扬关系也不错,不管从哪个角度,这事儿必须要管的。

    打电话季小桃还不接,陈楚感觉她应该是生气了。

    便回短信说兜里没那么多,只有一千多块,先拿过去用,我先回家去取。

    对方马上提供了一个卡号,让陈楚打过去。

    陈楚晕了,回短信说自己根本没有账号,再说没到十八岁,没身份证也是办不了的(2000十八岁才可以有身份证)。便要约个地方跟他见面,给他钱。

    过了一会人,短信回来说,在县医院门口见面,六点钟,她不方面出来,让别人来取。

    陈楚答应了。

    心想好久没见季小桃了,等见到她要是季扬不在,就摸摸她屁股跟大扎啥的。

    然后再去小店女人那,针灸完毕就糙她一下,随后再去看柳冰冰的老娘。

    把摩托车转过弯,随后往县医院去了……

    此时,季扬没有去派出所,而是直接来到一个农家小院。

    里面有一个满身纹身的胖子,穿着白背心倒在那吃黄瓜,身边还有五个半大小子,都十七八岁,一个个抽着烟,玩着手机的。

    只是一个特点,他们的手都很大,手指亦是很灵活。

    眼睛往四处瞄着,机灵,有神,却总是灵光灵光的,不像正经看人似的。

    或蹲,或坐,一个个的很是灵巧,就像是猿猴似的。

    季扬迈开大步进来。

    “沙老大,你不讲究啊!”

    “我糙,他妈的谁?”

    那纹身的胖子一下从躺椅上坐了起来。

    腆着大肚子,肥胖的大脸冷冰冰的。

    旁边的五个半大小子跟着都站了起来,虽然都很瘦,但有两个跟季扬身高差不多,一个个目露凶光。

    “哦……哈哈,是季扬啊?挺长时间没见了你?听说你不跟尹胖子混了?真从良了?呵呵,要我说啊,季扬,你他妈的真是个人才,不混瞎了你这材料了!要不?不嫌弃来我这狗窝咋样?虽然名声不好听,钱不少啊,给你第二把金交椅,我当老大,你当老二,比在尹胖子那强,尹胖子是老大,下面不还有曲九么!而且还有穆国良跟你平起平坐,你顶多算个老四……”

    “沙老大,别说别的,我妹子手机丢了,在我家前面的菜市场,说吧,是你手下兄弟干的吧,哪片的?我不说别的,都认识,拿出来吧……”

    “放肆!”沙胖子还没说话,身后的两个半大小子已经窜了过来。

    伸手就朝季扬抓过来。

    “别动!”

    “我糙!麻痹的……”

    只瞬间几个回合。

    那两个小子被季扬放倒在地,不过季扬感觉脖子凉凉的,脖子被人割开了一条。

    一丝鲜血流淌出来。

    一见有个被自己打倒的半大小子手里面还捏着沾满鲜血的剃须刀片…… ( 男欢女爱 http://www.yyxs222.com/0/89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yy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yyxs222.com